qipao, from daily clothing, nearly as necessity, to luxury design clothing, now being named as ‘sunset industry’, changed along with cultural, political, geographical implications,

here’s an interview from apple daily for master wong, whose craftsmenship are well-known, foresees and questions the deadline for this asthetic, masterful making of qipao industry…

中國女人,有比穿旗袍更好看嗎?沒有!《花樣年華》張曼玉、《色,戒》湯唯,有人會說不美嗎?沒有!可惜傳統上海師傅的手工旗袍快要消失,拿包袱上門替有錢人度身做衫的光景不再,香港最後一代上海師傅劉安慶:「這是夕陽行業呀。」

記者:何兆彬
攝影:梁細權、伍慶泉
Model: Kammie@Z Model

碩果僅存裁縫師 幫王家衛做旗袍

六七暴動好生意

 

 

62歲的劉安慶師傅這樣說:「這行注定要消失,除非政府開班。」大陸做的旗袍可以嗎?「嘿,解放以來大陸哪有人一直做旗袍?」他這樣答。
他 14歲學師,學了三年半滿師,「當年師父都差不多收山了,我是他最後一個徒弟,現在我還有個師兄在『上海灘』工作。學師時甚麼都要做,師父叫我買麪包,我要去,要我幫手配卷線回來,我又要做,每月人工$10,吃師父住師父的,我會用八毫子剪髮,用八毫子買快潔洗衣粉,用八毫子買對日本拖鞋……」滿師後,他做到年尾離開,轉到另一間公司打工,「那間公司較大,有十幾個師傅,算比較大規模一點,後來又轉到另一間公司工作,有四五個師傅,客人都是上流社會有錢人,當年有些師傅,要拿個包袱上門,直接替有錢人度身。」除有錢人本身,他也得替有錢人的工人做衫,「何伯的大廚,是穿一件長袍來煮飯的,那長袍也是由我做。」從前裁縫師傅地位如何?他說:「現在才叫師傅,以前?那些太太叫我做裁縫仔,我滿師了,她們竟然笑着問我:『裁縫仔,你懂不懂度身呀?』」
數中式裁縫業最興旺時期,原來竟是 1967年,「六七暴動你知道嗎?當年這行有二千幾個師傅,六七暴動後,很多有錢人都做定一批衫,跑到外國去,師傅們可忙了,本來由早上九時做到晚上九時,這段時間要加班到晚上十一時。」當年他人工$320,一個月忙得只休息兩日,「六七後市道就差了。」捱到 1976年,他在九龍開設工場,自己則在舖面接待客人,他壓低聲音說:「當年有廉署未?(按:廉署 1974年成立)有撈家包個舞廳歌星來做衫,又有探長帶老婆來,那時的香港與今日不同呀!當年我的店舖在彌敦道 238號,以往佐敦道、彌敦道的裁縫店可多了,有萬邦、嘉華、國際……因為附近有舞廳嘛,隔一段時間,每有新女孩上班,媽媽生就會帶她們來做新衫。我在國際時,邵逸夫的元配太太常來做衫,一年三次結賬,當年國際開張時,都是由邵氏影后李菁剪綵的。」

不言退當過日辰

■做旗袍,先度身,幾日內劉師傅會做成手上這件,給客人試身,試完身準確了,才會真做。

 

當年全行二千人,如今全港師傅不到廿人,劉師傅逐間數:「上海灘、裕華、國際……部份師傅已七十多歲了,這是夕陽行業,沒有人入行了。」話雖如此,但他生意很好,約他訪問時,他說:「欠好多人的衫還沒做好,答應了替王家衞《一代宗師》做的旗袍,還有多件未做,阿叔(張叔平)又來催我了。」他想過退休,只因一個八十多歲的名太向他說過這番話:「我如今好慘,麻雀我輸得起,但後生嫌我慢,老麻雀腳又每年少兩隻!」結果他打消退休念頭,「有得做衫,就當過日辰。」
談到替電影做旗袍,要從幾年前說起,話說以前劉師傅的綢緞店是街舖,有一天張叔平經過,入來買布料,無意間看到他的手工,「他叫我做衫,張叔平喜歡綑條幼,其實粗的幼的我都做,但幼的考功夫,」他說:「這幾年,過世的過世,退休的退休,最後一個師傅 2007年都退休了,我的『新亞洲綢緞公司』就搬到這商業大廈三樓來。從前我公司在樓下馬拉松那個舖位,有四五個師傅,如今只剩我一人。」上海師傅人工不便宜,普通一件旗袍未計料收二千多,手工繁複的更貴,問他新客人要等多久才可取貨?「兩三個月吧,我主要做熟客,華慧娜是我熟客,早兩年她一年要做一百二十件旗袍,我跟她說:『你不要做那麼多了!你要我做太多,我沒法替其他人做哦。』」結果華慧娜依然一年做幾十件衫,「上海師傅的旗袍,最重視『掹』與『熨』的功力,客人的身體線條就是這樣熨出來的,華慧娜指明衫形要完全渾圓貼身,外面的舖頭,怎能滿足到她。」
問他怎麼不收徒弟,他嘆道:「當年我 14歲學師,我師父說過:『人過二十歲就不會拿針了。』如今你叫我請個後生仔回來,卻甚麼都幫不上忙,要留他七至八個月才開始學打鈕,你叫我給他多少人工好?」他又說:「以前,做衫叻的都是男人,在工場,學師直接睡在工場裁床上,師父又會講粗口,女孩子怎方便?」

01+02.《色,戒》裏湯唯的旗袍,由劉師傅打辦另找人製造,梁朝偉和王力宏的長衫則出自他手,「我本來學做男裝的,現在只是沒時間做。」02

14+15.這件旗袍放了十年,客人始終沒有來取貨,衫上刺繡叫「蘇繡」,價值過萬,很罕有。「有客人叫我拆下來,替她另做新衫,但我怕舊客會回來。」 15  

Advertisements